菩提糖

多情人与无情客 皆是我|
学业忙不定期更新抱歉|

#梗.#
#熬夜#

   他似乎是倦得狠了,斜斜地靠坐在椅子上,一手支着额头,一手放在桌子上虚握着一支笔。
    阳光拼尽全力破开树叶与窗帘两层屏障,也只是勉强爬上椅背。少许光斑在空气中四散,洒在他微微褶皱的衬衫上,洒在他微抬的半张脸上,洒在眉心的光斑犹为灼目,似是想要将他那微蹙的眉抚平。
   他倦到连房门“咔嗒”一声被轻关也没发觉。
    而那只猫,刚刚进来的那只猫,踱至窗边,将泻了阳光进来的的窗帘拉了个严实。
    灵活地跃上桌子,就连桌上铺满的企划文案也无半点弄乱。它到了台灯边。
   “咔嗒”,台灯应声而灭。
   猫又轻巧地跃回地板,追着尾巴旋了一圈,心满意足地团在主人脚边也睡了。
  
【图源见水印】

评论(2)

热度(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