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糖

多情人与无情客 皆是我|
学业忙不定期更新抱歉|

道歉信

对不起,因为开学就高三了,所以我可能没办法更文(虽说已经很久没更过了),《晴风》百分之八十九的可能会太监(跪)。

虽然我的“粉丝”很少,但是看着关注我的人从无到有我还是很感动的。
有人会说,这没必要吧,不就三十个嘛。再说你的文笔有不好,文风也不成熟,谁在乎你离开还是归来呢。

三十个,哪怕只有一个人,我也会道歉,因为每个“一”后面都是有思想有感情的人。

虽说文写得也渣,但是一字一句都是尽了心力的。

抱歉啦,高考过后就会回来,我会尽力更完《晴风》。
以及抱歉占个tag

就这样,再见了各位,
再见了Lofter,
再见,亲爱的。

想开车想开车想开车

想开车想开车想开车啊,可是剧情还没进展到能开车的地步啊啊啊啊啊⁄(⁄ ⁄•⁄ω⁄•⁄ ⁄)⁄各种想开车。不打tag了,不想厚颜无耻蹭热度。所以我还是想开车啊

“啊,叶秋啊,那可是一个神一样的人……”

是啊,叶神。
你是荣耀教科书,
你站在荣耀的巅峰,
荣耀玩家中又有几人没有听说过你的名字?

只是,
当你看见自己身份证上的“叶修”二字,思绪会飞向哪里呢?

家人?
故友?
冠军?
亦敌亦友的他们?
还是……叶修?

……

你被推下神坛,
你浴火涅槃而生。

“我就是叶秋。”但我也是叶修啊。

于是君莫笑便带着千机伞大杀四方。
于是十区BOSS进击神之领域。
于是兴欣在电竞职业圈占据一席之地。
于是你用颤抖的双手捧起了新战队的第一个总冠军奖杯。
于是你与众人一起奔赴苏黎世,为国争光!

只是因为你是你,因为你的信仰。
“十年热血写信仰,荣耀永不散场。”

0529
叶神,生日快乐。
(图片皆来源于网络,侵删致歉。如果知道P3是那位太太画的麻烦告诉我,感激不尽)

【喻黄】晴风(4)

#喻黄#
#私设如山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文笔渣,OOC预警
——
抱歉,离开时间有点久。今天本来还算不错的心情直接down到零点一下。草稿是很久前就写到本子上的,一直没时间打到手机上。

另外,官方喻队好像没戴眼镜,这里有私设。
【4】

  黄少天从不放过任何一个能抓住喻文州短处的机会,但是这次也太……戏剧化了吧!

  他从大玻璃窗内,看着窗外的喻文州似乎准备直接淋雨走回去。他估算着现在在不被喻文州发现的情况下出去买把伞,然后在他离开之前回来并能顺利买个人情的可能性有多大。

  喻文州从小体质就不太好,稍有个风寒那都是大事,但好在喻文州不是黄少天那么皮的人。他自小便很懂事,不会太给大人找事情。这也是喻母对自己的儿子一直纠结却又安心放他一人生活的原因。

  服务员则是一脸冷漠地看着这位长的很帅但举止怪异的顾客。喂喂喂,别以为你一副“我在想事情绝对没有YY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并且表情变化很小就当我看不出来你内心正天人交战着并且纠结的对象是外面那位温文尔雅的帅哥啊……真是的,人家才没有颜控才没有腐呢/羞涩脸。

  外面的喻文州可不清楚店内的情况,更不知道黄少天会出现在这里。

  他垂头摘下金丝镶边的眼镜,用干净的蓝白格手帕擦去刚才帮林小姐拦车时落上的雨滴,折起来同手帕一起收进口袋中。

  手再从口袋里出来时,却是一盒烟。他叼着烟,低头,眉心微皱,一手虚拢着,一手拿出打火机点上烟。

  空气中潮湿的水气同烟草、尼古丁的气息交织,缠绵缱绻,思思入肺。

  黄少天一脸懵逼,脑内却是飞速运转。喻文州随身带着烟说明他吸烟已经比较频繁,甚至已经成了习惯了,但自己竟然丝毫没有察觉。有时他家客厅里的确会备着一盒烟,但他以为那只是用来招待客人的,比如某个叶姓烟鬼。喻·别人家的孩子·文州染上不良习惯这种事,在黄少天看来,那是比外星人攻占地球还不可能会发生的事。

  呃……似乎……喻文州第一次吸烟还是自己教唆的……
  黄少天闭上眼,甩甩头。

  但就这么几秒的时间,当他再抬起头时,对上的却是喻文州同样诧异的眼神……

——TBC——

“那些其他人读不出来的意思,就藏在字里行间,献给我自己了。”

林朵:

我很喜欢写普通人的故事,每次写时,都能从中得到许多乐子。


基友曾调侃我,说那些故事里都只是描述些寻常事件,没见过谁要跟我一样津津乐道,沉迷其中,像是从没见过什么真正的精彩波折。


可不普通的剧情,我见过啊,而且很多。


因为工作的缘故,平日里打交道的社会阶层形形色色。每个阶层的日子都有好有坏,但越往下,所见的无望、麻木、倾轧与心酸也就越多。


既有令人倒吸一口冷气的心寒,亦有让人浑身发抖的愤怒,还有使人唏嘘不已的沉重。其中最过分的那一部分矛盾冲突,怕是在喜欢故意生事的戏剧里也罕见的。


但我不要写这些。


更准确的说,我不想要直白的写这些。


它们依旧存在于我写故事时的心绪里,变成一种刻度,一种提醒。让我走在一个平常路口时,愿意去多看来来往往的人群一眼,记住他们眉眼间原本无人在意的喜乐哀愁。


然后写成故事,普通人的小故事。


而那些其他人读不出来的意思,其实都藏在字里行间,献给我自己了。


或许只有见识过那些沉在最底层的苦难龌蹉,才能看得懂、说得出,这些被称之为“平凡”的生活里,藏着多少趣味与难得。

【喻黄】晴风(3)

#喻黄#
#私设如山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文笔渣,OOC预警
【3】
  事实证明,黄少天的预判很准确。

  在喻文州第5次对喻母“天气这么热文洲你不如先陪梦梦去那边的冷饮店或者那边的咖啡店坐坐或者去别的地方好好交流交流感情”之类的建议委婉地表示拒绝了后,他几乎觉得自己是个废“储物柜”了。提的挎的抱的包装袋简直不要太多!!!

  “啧,这简直是红果果的压榨劳动力啊,还是无偿劳力。唉喻队你好可怜啊居然要被迫成为来自女性逛街体力加成BUFF后的拎包承受者,啊我知道这不太道德,但是,但是……”远远尾随他们的黄少天身后似乎射出万丈光芒,眼里有火山喷发般的热情,“但是实在是太过瘾啦!喻文州你也有今天哈哈哈!”
黄少天OS:旁边路人那宛如“关爱智障”般的眼神应该不是在看我吧,不,一定不是在看我!

  继续坚持了半小时后,喻文州终于选择向黑恶势力(划掉)母上大人低头。而尾随了一路的黄少天,也在喻文州和妹子进了一家咖啡厅五分钟后,鬼鬼祟祟地找了个不会被喻文州发现而且隐隐约约能听见他们谈话内容的“最佳位置”,继续他的潜伏大业。

  “喻先生,看来你不是真心要出来的啊。”对面的女子支着手肘半托腮,另一只手捻着银勺缓慢地在放在她面前的白色瓷杯中搅拌,轻轻的一声叮当换来咖啡中小小泡沫的爆破。
  “嗯,不过看起来,你和我一样呐。”喻文州微微笑着,仲夏热烈的阳光打在他的眼镜上,叫对面的人看不清他眼里的内容。但是,应该也是笑着的吧,就像他温柔的声音一样。
  “其实我觉得我们可以试试。”
  “?”
  “试着交往啊。”她颔首抿了一口咖啡,“不妨说说你的习惯,还有,喜欢的风格,喜欢的书籍,喜欢的音乐,和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之类的。说不定,我们会很有共同话题哦。”
  于是支着耳朵的黄少天就听见喻文州慢条斯理地吐出一大串以他的记忆力根本就不住的拗口的名字。他觉得自己大概读了假书。

  之后他们又谈了些什么,黄少天已经自动过滤了,直到……
  “林小姐,其实……你应该已经在谈恋爱了吧。”
  “!”这位林小姐有点小惊讶,不过,颜值高,做什么都赏心悦目——至少黄少天是这样认为的。
  “很明显吗?”
  “一种直觉吧。”
  于是黄少听了十分钟的苦情戏,大概就是罗密欧与朱丽叶,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套路。

  林小姐抽了抽鼻子,谢过喻文州递来的纸巾,微咳了两声:“那喻先生你呢?没有喜欢的人吗?”
  “喜欢的人倒是有,不过我觉得他大概是不会喜欢我的吧。”喻文州还是好脾气地笑笑。
  “不会吧?喻先生你这么优秀!说实话,如果我更早认识你,那肯定妥妥地追你啊。”也只是如果。现在她已经有了爱的人,说这些也不过是调侃。

  不远处的黄少虽然很惊讶喻文州这种完美型的家伙会有喜欢的人,但也是十分认同喻文州的“优秀”,“当然优秀了,也不看看是谁的朋友。”

  喻文州摇了摇头,笑得无奈:“感情这种事,谁能说清楚呢?”
  林小姐点点头表示赞同,又抿了口咖啡:“那方不方便告诉我她的名字呢,反正我认识的几率也不大,不会有什么影响吧。”
  黄少天在她开口后就集中了十二分的注意力。
  “他叫……”
  呼嚓——
  一声雷在天际炸响,几秒后带来了瓢泼的大雨。仲夏,天气也是说变就变,明明还隐约可以看见太阳,但这豆大的雨粒也叫人无法忽视。
  黄少天被那声雷惊到了,要不是坐在椅子上,他恐怕得跳起来。现在他内心几乎在呕血,真心想让时光倒流回喻文州答话的那一刻,几秒前,只要几秒就好!要是他知道喻文州喜欢谁,那不是就有更多筹码,分分钟就能压制他吗?

  喻文州和那位林小姐也是对雷声有点小惊讶。这时喻文州的手机嗡嗡震动了两下。

【我和你林阿姨已经先回家了,不用担心我们。那个我叫你一直拎着的白色包装盒里有把伞。真没想到天气预报也有准的一天。老天都在撮合你和梦梦,作为一个男人,你应该撑伞送女士平安回到家!】

喻文州低头翻了翻那个临分开时喻母强制要求他带的白色包装盒,翻开,确实有一把折叠伞。
  也只有一把折叠伞。

  他干笑了两声,把手机递给对面的林小姐。他深呼吸了一口,不得不佩服长辈们打的算盘。也从内心生出一股无力感。好累。

  “林小姐,伞你带走吧,我帮你拦出租车。”
  “可是,”林小姐看过短信后也略无语,向喻文州道了声谢,“那你怎么办?”
  “我记得旁边有家店,应该有雨伞。”

  黄少天表示那家店明明还有些距离,另外他还想知道喻文州为什么会带把伞。但他坐着没有动,甚至往旁边缩了缩身子。


  喻文州买完单后,等了几分钟帮着拦了一辆出租车,站在咖啡厅遮雨板下微笑着祝林小姐的感情顺利,她钻进车前回了句:“也祝你感情顺利,哪怕你的心意可能不会被家人祝福。”

  这条商业街本来每天的人流量就大,再加上突如其来的暴雨,出租车有点供不应求。送走林小姐后,似乎就没有空着座位的车能容下一个喻文州了。
  等了大概五分钟,喻文州就放弃了。他退了几步,靠着咖啡厅的外墙,点了支烟。

  空气中潮湿与燥热的糅合,只让他觉得闷躁乏味。心像被一团团纱包绕,略微的束缚感,抽丝般的细小刺痛感,就连吸进肺里的烟里也夹杂了丝丝的潮意。

  他望着行色匆匆的路人,不想知道他们表情后隐藏的故事。

  因为,就连他自己的故事,都不过是不会被接受,“不会被家人祝福”的失败的一份子。

TBC
——
设定龙套“林小姐”名字叫林梦沉好了。

呃,卡的好辛苦QAQ不晓得下一章烦烦是要把握时机去买把伞然后作为人生导师(误)去“开导”喻队呢?(A走向)
还是让烦烦把握时机回家,然后让喻队再冷冷感情,再然后让烦烦和“林小姐”来次偶遇,问问喻队喜欢谁然后去确认结果顺理成章地被拿下呢?(B走向)

啊啊啊好烦啊,广征意见谢谢各位dalao。请不要大意地留下你们的意见吧!有什么别的梗也欢迎补充(虽然我文笔好渣文风也很拖沓)

【喻黄】晴风(2)

(重发及补充)
#喻黄#
#私设如山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文笔渣,OOC预警
#伞修出没
预警:这一篇中如果不认真看就可能会有两处让人心生不适的地方。1.烦烦叫喻队“文州”只是耍宝。设定中其实是因为烦烦吃腻了泡面之类的,好不容易来喻队这里蹭顿饭(哪怕是早餐),当然不肯继续吃泡面。
2.鸡蛋磕头这里没有任何刻意的基情或者刻意营造的暧昧,请不要过度脑补!!!只是很随意很顺手的一个动作!这个梗是因为母上大人对我这么做过所以我才想要用到文里来的OTZ。喻队不太可能会去做一件明知不可能成功的事——特指刻意跟直男黄少天玩暧昧并且妄图掰弯他。

【2】
  宿醉无疑是非常痛苦的,平常黄少天也不敢喝得太过。但这次,黄少天呲牙揉了揉胀痛的头,怀疑自己脑袋是不是被门夹过了。
  借着换睡衣,花了大概两分钟理了理思路,才叠好被子准备去洗漱。
  由于被喻文州“救助”的次数有点小多,黄少天干脆就拿了件自己的睡衣扔喻文州家衣柜了。反正就楼上楼下的距离,也没什么不方便。
  揉着乱如鸡窝的头发出了客卧,看见喻文州正围着一个纯蓝色围裙经过。
  “喻队,早餐吃什么啊?”
  “泡面,”喻文州抬眼,“你想吃什么味儿的?”
  “穿着围裙?”黄少天显然不信。
  “干净方便。”
  声音很好听,如闻天籁;内容,却让他如坠地狱。黄少天皱眉以表不满,脸上明晃晃四个大字“拒!绝!泡!面!”
  “这怎么行呢,老吃泡面那对身体多不好!早餐那么重要,是一整天的精力来源啊!怎么能吃泡面来敷衍呢!这是对你身体的不负责啊!balabalabala……”
  喻文州听完他痛心疾首的一番话,神色不变,从冰箱取出鸡蛋和一些菜,说:“是你吃泡面吃腻了吧。我觉得吧,我偶尔吃一吃还是蛮好的。”
  黄少天一点都没有被戳穿的尴尬:“吃泡面伤胃。”
  “那一日三餐都吃泡面叫外卖下馆子的你就更没资格教育我了。”
  “那是我,文洲你这样我会担心的。”
  喻文州愣了愣,心跳漏了一拍。随后面色如常,继续走向厨房。经过黄少天时,随手拿鸡蛋在他额头上轻轻磕了一下:“这么会说话?油嘴滑舌,快去洗漱吧。”
  黄少天望着喻文州的背影,摸着有些凉的额头,嘟哝着:“那到底是真吃泡面还是逗我玩啊……”

  喻文州当然只是逗他玩,喻文州自己也没有吃这些习惯。黄少天刚才的“文洲我会担心的”当然也只是开玩笑罢了,喻文州也不会将他的玩笑话当真。
可是,清楚是一回事,克制自己不去想又是另一回事了。

  黄少天洗漱完之后,喻文州已经在餐桌上摆了两碗粥和一盘煎鸡蛋了。
  他算了算时间,他洗漱也没花多少时间,看来米是提前淘的,粥是提前煮的,喻·骗子·文州刚刚的确是跟他闹着玩的。可是,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他除了默默画圈圈还能做什么呢……
  “少天,你今天要出门吗?”
  “怎么了?”
  “我妈叫我陪她去逛街……”
  “哦,那很好啊,增进感情嘛。”
  “还有她的一个朋友……和她女儿……”
 
    黄少天差点一口粥喷出来:“变相相亲啊!我说你确定你是25岁而不是30?等等等等,这个25吧,四舍五入一下还真就到30了。我说喻队啊,你真的需要来一次说走就走的相亲了……”
  “打住!或许真就只是她们逛街叫我去拎东西呢?你想太多了吧少天……”喻文州直接被黄少天那幸灾乐祸的语气气乐了。
  “嗯,或许吧。”
  喻文州无奈,说话能不能走点心?你冒着精光的双眼可不是这么说的啊……

TBC

混迹二次元,浸淫各类型小说多年的后果就是:
对情话攻击的抵抗能力upup,
情话技能产生的伤害值80%会MISS掉,
与此同时内心会有霸频的OS吐槽弹幕,
并且冷静地捂脸,面上毫无障碍地作出娇羞jpg.
觉得自己已经冷眼笑看天下情侣了。

所以,这到底是幸运呢还是不幸呢?OTZ

另,图转侵删

【喻黄】晴风(2)

#喻黄#
#私设如山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文笔渣,OOC预警
#伞修出没
这一篇放飞自我,脑壳疼_(:з」∠)_

【2】
  宿醉无疑是非常痛苦的,平常黄少天也不敢喝得太过。但这次,黄少天呲牙揉了揉胀痛的头,怀疑自己脑袋是不是被门夹过了。
  借着换睡衣,花了大概两分钟理了理思路,才叠好被子准备去洗漱。
  由于被喻文州“救助”的次数有点小多,黄少天干脆就拿了件自己的睡衣扔喻文州家衣柜了。反正就楼上楼下的距离,也没什么不方便。

  揉着乱如鸡窝的头发出了客卧,看见喻文州正围着一个纯蓝色围裙经过。
  “喻队,早餐吃什么啊?”
  “泡面,”喻文州抬眼,“你想吃什么味儿的?”
  “穿着围裙泡泡面?”黄少天显然不信。
  “干净方便。”
  声音很好听,如闻天籁;内容,却让他如坠地狱。黄少天皱眉以表不满,脸上明晃晃四个大字“拒!绝!泡!面!”
  “这怎么行呢,老吃泡面那对身体多不好!早餐那么重要,是一整天的精力来源啊!怎么能吃泡面来敷衍呢!这是对你身体的不负责啊!balabalabala……”

  喻文州听完他痛心疾首的一番话,神色不变,从冰箱取出鸡蛋和一些菜,说:“是你吃泡面吃腻了吧。我觉得吧,我偶尔吃一吃还是蛮好的。”
  黄少天一点都没有被戳穿的尴尬:“吃泡面伤胃。”
  “那一日三餐都吃泡面叫外卖下馆子的你就更没资格教育我了。”
  “那是我,文洲你这样我会担心的。”
  喻文州愣了愣,心跳漏了一拍。随后面色如常,继续走向厨房。经过黄少天时,随手拿鸡蛋在他额头上轻轻磕了一下:“这么会说话?油嘴滑舌,快去洗漱吧。”

  黄少天望着喻文州的背影,摸着有些凉的额头,嘟哝着:“那到底是真吃泡面还是逗我玩啊……”

  喻文州当然只是逗他玩,他自己也没有吃这些习惯。黄少天刚才的“文洲我会担心的”当然也只是开玩笑罢了,黄少天可不会是能对着一男人说出这种话的人。喻文州也不会将他的玩笑话当真。
可是,清楚是一回事,克制自己不去想又是另一回事了。

  黄少天洗漱完之后,喻文州已经在餐桌上摆了两碗粥和一盘煎鸡蛋了。
  他算了算,他洗漱也没花多少时间,看来米是提前淘的,粥是提前煮的,喻·骗子·文州刚刚的确是跟他闹着玩的。可是,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他除了默默画圈圈还能做什么呢……

  “少天,你今天要出门吗?”
  “怎么了?”
  “我妈叫我陪她去逛街……”
  “哦,那很好啊,增进感情嘛。”
  “还有她的一个朋友……和她女儿……”
 
    黄少天差点一口粥喷出来:“变相相亲啊!我说你确定你是25岁而不是30?等等等等,这个25吧,四舍五入一下还真就到30了。我说喻队啊,你真的需要来一次说走就走的相亲了……”
  “打住!或许真就只是她们逛街叫我去拎东西呢?你想太多了吧少天……”喻文州直接被黄少天那幸灾乐祸的语气气乐了。
  “嗯,或许吧。”
  喻文州无奈,说话能不能走点心?你冒着精光的双眼可不是这么说的啊……

TBC

【喻黄】晴风 (1)

#喻黄
#私设如山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文笔渣,OOC预警
#伞修出没
——
快开学了,冒死就更了这两章,也不知道下一章什么时候才能更,亲们见谅【笔芯】

【1】

“喂,请问是喻先生吗……”

  喻文州挂了电话后仰头闭了闭眼睛,单手揉了揉太阳穴,长呼出一口浊气顺手拎起一件外套出了门。

  熟门熟路到了距小区两条马路外的酒吧,跟酒保打过招呼后,在他笑眯眯的眼光中将烂醉的黄少天连扶带抱走向他住的小公寓。

  黄少天向来话多,若是给认识他的人来个“对黄少天的印象”的调查问卷,那么可能会有一个词的出现率达99%——烦!超级烦!特别特别烦!

  醉酒后断片的黄少天,说疯不疯要睡不睡,话也不多,瞧着倒才像个普通人。
  引用不愿透露姓名的叶姓人士的话,满嘴跑火车的黄少天醉酒后就真如老式绿皮火车鸣笛进站。
  哪怕当事者并不愿意被称为火车为国家建设事业做贡献。

  黄少天这人呐,长的挺俊,在人堆里很明显,阳光帅气,精力似乎永远不会枯竭。

  但缺点也很明显——话唠,不爱吃青菜,对秋葵这种植物抱有特别大的敌意,哦,还有,不管是被人甩了还是甩了别人,都跑到那家小酒吧买醉……

  但在喻先生看来,除了最后一项真心是他矫情执意“寻找真爱”结果自找没趣外,其他还是可以接受的。毕竟没有谁是能真心祝福自己喜欢的人早日投向别人的怀抱的。

  他们可以说是从小玩到大,喻文州也不清楚自己对他的感情什么时候变了质,他也不是那种想打破平衡的人。

  杂七杂八想了许多,回过神来已经开了门锁。

  喻文州住二楼,黄少天住的其实也不远,就在楼上。喻文州自嘲一笑,懒啊重啊什么的不过是借口,不过是为了能和他多点相处的时间,自己的心还真是脏。

  将黄少天安置在客房然后弄好了醒酒茶也没费多大功夫,这货被他从那里捞回来也不是一次两次。

  黄少天被叫醒后没问为什么不在自己家,大抵是习惯了。顺从地喝了醒酒茶,也没像往常一样倒头就睡,一番折腾多少也是清醒了点。道了声谢后倚坐着身子,眼神涣散,也不知看着哪一处虚无。

  “怎么,遇上你要找的真爱了?”

  “不是,就是觉得这样好累。”他望向逆光站在窗边的喻文州,“看来是我还得更努力才能打动我的真爱女神。”

  夕阳赤红杂金的光连喻文州侧脸的细小绒毛都剥离得清清楚楚,他叹了一声:“真可惜,我还以为黄少要洗心革面了……”

  某些个字眼让黄少天冷笑:“喻队也是好风采,人长得好看跟只喝露珠的小仙女儿似的,眼界也是高的要上天了哪里是我们这些凡人比得上的,单身25年都是绕着百花丛走的,一片叶子都沾不上身啊。我给您介绍个要不要啊,啊不那肯定万千少女排队抢着来啊呵呵。”

  喻文州无奈地笑笑,想说些什么又被手机铃声打断了。他向黄少天晃了晃手机,示意自己要去接个电话,出客卧时还顺口还了声“谢谢”,也没说是谢黄少天“夸”自己,还是谢他要给自己牵红线。黄少天脑子一懵脱口而出一句靠,也不去想喻文州脸皮得多厚,拽起被子蒙住头躺好继续睡。

  “黄少”这个称呼也不知是谁起的头开始叫的,第一次被这么叫他还没反应过来,当时回了一句“不好意思我叫黄少天”还没说下一句你是不是叫错了,脑子就反应过来了。当时闹着玩儿,闹得几个狐朋狗友笑了一天。有一次被喻文州听到,看他疑惑,黄少天也没想那么多,转头就跟喻文州说了。结果他有时也叫黄少天一声“黄少”。不知道为什么,黄少天不太喜欢喻文州这样叫他,总之感觉就是怪怪的。
黄少天心下不忿。

  后来喻文州听父母的安排,大学在校期间服了兵役,一次特别行动被临时定为小队长,同期的人也私下里半开玩笑地叫他“喻队”,不知道黄少天从哪里听来的,他也跟着喊他“队长”“喻队”什么的。喻文州笑笑也没太在意。哪想喻文州的几句“黄少”换来了黄少天几年的“喻队”,高兴了不高兴了只要想得起来,那“喻队”就一直没停过。

  喻文州在开了壁灯的客厅里接完电话后迟迟没进来,一根烟后让冷风吹尽了烟味,暮色四合时才走进客卧。

  彼时黄少天已经沉入了梦。喻文州帮他扯了扯被子,让他不至于呼吸不畅。客卧的灯没开,他也不急着出去,就倚着窗看着黄少天的脸。眼神如星子,明明灭灭,心脏如被海浪拍打的船,沉沉浮浮……

  时间或许很长,或许很短,最后微微叹了声,出了客卧,关上了门。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