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糖

多情人与无情客 皆是我|
学业忙不定期更新抱歉|

城墙外是几树嶙峋的蜡梅,
花枝上压着的雪,却被开城门的吱呀声给惊得簌簌落了地。
兵马整齐划一的步调,如早春的惊雷,鼓点般敲打在心头。
为首之人一身泛着冷光的银白轻甲,在军队出城后勒马转过半个身子朝城楼之上抱了抱拳,马儿沉沉嘶鸣一声后,又回了身,抚了抚鬃毛他一声低喝,一骑绝尘……

无人看见他眼中是冷风也吹不散的压抑着的不舍……

“以后的花灯臣弟再不能陪您看了。
皇兄,以后便各自安好罢……”
【图源网络  侵删】

评论(1)

热度(4)